“曾梦想飞空,但还在地上”

“曾梦想飞空,但还在地上” 今天,小编要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内容

“偏执于小事情的脾气”,是鲁迅先生1925年杂文创作的力量所在,因而就有了《华盖集》。

在《华盖集·题记》中,鲁迅先生写道:“我今年偏遇到这些小事情,而偏有执滞于小事情的脾气。”接着,笔锋一转,就由“小”到“大”了,并进行了一番“大”与“小”的思辨,读来颇为意趣。

在“大”的方面,以释迦牟尼为“思想形象”。释迦牟尼的伟大在于“洞见三世,观照一切,历大苦恼,尝大欢喜,发大慈悲。”但如此,却是“苦行六年”“苦思七日”的结果,真是“离人间愈远遥,而知人间也愈深,愈广;于是凡有言说,也愈高,愈大。”这样的笔墨中,其实也体现着对现代评论派的批判——“躲在小楼成一统”的狭隘。

在“小”的方面,以自我为“思想形象”。鲁迅先生说:“我幼时虽曾梦想飞空,但至今还在地上”,“正如沾水的小蜂,只在泥土上爬来爬去,万不敢比附洋楼中的通人,但也自有悲苦愤激,决非洋楼中的通人所能领会”。这同样是对现代评论派“正人君子”的比较性批判。

在这样一段话语思想的表达中,关键词就是“只在泥土中爬来爬去”中的“泥土”二字,它承载了鲁迅先生对当时民生的关切,体现了他对广大苦难民众的深情。在这样“大”与“小”的思想形象中,我们是完全可以确知鲁迅先生这样一个灵魂的:我没有释迦牟尼的伟大能力,我只能像“沾水的小蜂”一样在泥土中“我以我血荐轩辕”。同时,也嘲讽了“洋楼中的通人”——现代评论派“正人君子”是不能触及和解决民生之苦难问题的,不过是为北洋政府或“帮忙”或“帮闲”而已。

鲁迅杂文的辩证思维特点总是与其创力的辩证思想有机一体的,并承载于精湛的语言文字上。所以,鲁迅杂文的思维、思想、语言很难解析开来论说,只能一体化地把握。这是我的感受,或是自己的能力不足以驾驭罢。

“曾梦想飞空,但还在地上”的相关其他推荐

梦想还在吗|梦想还在继续|只要梦想|你的梦想呢|还有梦想|梦想|梦想在前|青春还在梦想要快|梦想依然|

标题:“曾梦想飞空,但还在地上”|http://www.xw163.cn/17786.html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