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有哪些迷案?

历史上有哪些迷案? 小编给大家为您整理了

1988年3月18日,在名古屋上班的守屋靖男又渡过了一个忙碌的周五,在下班离开公司前,守屋靖男拨了家中妻子的电话,准备问她身体怎么样,需不需要买什么东西回家。但让他奇怪的是,家中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。

守屋靖男是三重县人,在大学毕业后便独自一人来到名古屋工作。在四年前,他和妻子美津子相识,不久后便结为连理。结婚后,两人一直居住在名古屋中川区户田附近。美津子比守屋靖男小四岁,在结婚后不久便此职在家,做起了全职太太。

不久,美津子便怀了孕。但是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,而且为了能够攒钱买大房子和未来孩子的费用,美津子加入了一家美资的产品直销公司,在家中负责销售生活用品。而在妻子怀孕之后,守屋靖男也养成了一个习惯。

那就是在中午13点10分左右,以及晚上下班离开公司前,他都会给家中的美津子打电话,随时地关注着她的身体状况。而通完电话后,守屋靖男还会顺便买一些东西回去。在18日的中午13点10分,守屋靖男拨通了妻子的电话,问妻子今天去产检的情况。

让他高兴的是,美津子告诉她预产期将在5天之后到来。随后,两人又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。18点50分,守屋靖男才下班。可是,再一次拨打家中电话的时候,却迟迟不见妻子接听。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的他,连忙收拾好东西,便离开公司往家里赶。

19点40分,守屋靖男终于回到了中川区的家。当时天已黑,可守屋靖男却发现自家的房子没有亮起灯。从下班时的打电话到现在回到家,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就算妻子是外出买东西,错过了18点的电话,那现在也该回到家了。

更奇怪的是,平时妻子会准时在下午5点前,把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收回屋里去。但他却发现,今天晾在二楼阳台上的衣服还在那里。

看着没亮灯的房子,以及阳台上的衣服,守屋靖男心中十分的惊慌,急忙去按了门铃。更让他焦急地是,没有人前来开门。于是,他拧了拧门把手,却发现门根本没有锁。屋里漆黑一片,他快步走到卧室脱下西装,当他换好衣服时,却骤然间听到卧室外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哭声。

霎时间,守屋靖男一度以为是妻子在家中把孩子生了下来。但等他循着哭声走过去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场景把他吓了半死。身穿着一件蓝色孕妇装,外披着一件粉红色外套的美津子,正躺在6平米的客厅中央,鲜血不仅染红了她身上的孕妇装,还流了一地。

而在她旁边,则躺着一个婴儿,脐带还未间断,就这样的耷拉在榻榻米上。更为重要的是,守屋靖男还发现妻子的双手被一条尼龙绳反绑着,而且她的脖子上还缠绕着一根暖水壶的电线,电线的插头还插在插座上。

见此,惊慌之下的守屋靖男连忙向福田分社打起求救电话。可是,他找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座机电话的听筒。无奈之下,只能跑到邻居那里才打了电话。而打完电话后,守屋靖男回到屋里的时候,奇怪的发现妻子的腹部依然隆起。

随后,他壮起胆子走了过去,等他掀开衣服的时候,惊恐地看到她的腹部有一道巨大的伤口,而且肚子里装着的就是守屋靖男之前找不到的听筒。而除此之外,他还看到扣着钥匙的米奇钥匙扣。

不久,救护车把婴儿和美津子都送到了掖济会医院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,婴儿成功的被救了回来,但美津子却早已死亡。在接到报案后,爱知县的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,并先后出动了1.75万名警力来展开调查。

经过一系列的调查,警方发现美津子是被人用手术刀或美术刀,从胸口正中央刺入,而后由上往下划开,划出的伤口长达38厘米,深2.8厘米,但现场中没有发现作案凶器。而法医的报告中,则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下午3点到5点,死亡原因是窒息而死。

但从早期尸斑的形状,以及死者脖子周围皮肤的损伤情况来看,导致美津子窒息的并不是她脖子上缠绕的那根电线,而是被人用尼龙绳勒死。但是,让美津子失去反抗能力的,就是反绑在她手上的那根尼龙绳,而尼龙绳却是守屋自家的。

现场中所有指纹都被擦除,仅留下了一枚25厘米长的韩国仿制鞋脚印,牌子未知;守屋家里厨房的水池,又被人清洗过的痕迹,而当时清理的东西未知;而在客厅的茶几上,还放着一盘未洗过的草莓;而肚子里的那个扣着钥匙的米奇钥匙扣,除了钥匙是守屋家的,米奇钥匙扣却存疑,至少守屋靖男没有见到过。

此外,婴儿是在美津子被杀后,被人剖腹产取出的;守屋家其它贵重物品未曾丢失,唯有美津子的钱包被人拿走,而钱包里至少有2000日元。

警方曾怀疑美津子的丈夫守屋靖男有嫌疑。因为从邻居的反映来看,自从美津子怀孕后,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,两人之间常发生争吵,就算是隔着墙也能听到夫妻俩的争吵声,而争吵的原因是守屋靖男一度反对妻子从事直销产品的工作。

而负责美津子的产科医生也向警方透露,美津子有一定的孕期抑郁现象,情绪波动比较剧烈。最为紧要的是,守屋靖男当天发现家中未开灯,电话没人接,而且平时所晾在阳台的衣服未收时,回到家中第一时间不是检查情况,而是回到卧室换衣服,这不同寻常。

但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,却又把守屋靖男排除了。因为从守屋靖男的公司处,他的同时都证明了在案发当天,他一直在公司工作,从未离开过公司,有不在场证明。守屋靖男的嫌疑被排除后,警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,发现当天下午13点半到15点之间,美津子曾接待了一位叫田村真子的朋友。

当天,田村真子带着自己3岁的女儿前来守屋家里购买除臭剂,共计2000日元,而守屋家里的草莓就是田村真子带过来的,茶几上的茶杯,则是美津子用来招待她们时所使用的。据田村真子回忆,她15点左右离开守屋家时,美津子曾送她到停车场,而且她还说自己记得美津子在送她时并没有关门。

而后,警方又通过信件找到了当天送信的邮递员。邮递员说她16点左右曾送信到守屋家,但是当时并没有听到守屋家二楼有什么异常的声音。而守屋靖男也向警方透露,美津子有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,无论是吃完饭还是招待完客人,她都会立即收拾餐具;而有信件寄来,只要她在家,她都会下楼去取。

根据守屋靖男的这一信息,警方把美津子的死亡时间缩短到15点至16点,而且警方还认为正是因为美津子送田村真子到停车场没有关门,使得凶手得以趁机进入守屋家。而在这个时间段,警方从邻居处得知。

在15点10分到20分时,住在一楼的一位女邻居在屋内的时候,曾听到自家的门把手又被转动的声音。随后,她立即去查看,只看到一个30岁左右,身高165厘米,脸型偏圆的男子站在门口,问她是否知道中村先生的家,这位女邻居说这里没有中村家就关门了。

而田村真子也向警方说,在14点30分,她在守屋家和美津子聊天时,也曾听到守屋家门把手有被转动的声音,但美津子却说有可能是换气扇的声音,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注意。此外,在16点30分,两位放学回家的学生也曾看到有一个带着贝雷帽,身着全黑且竖起大衣领的35岁左右的男子从公寓经过,而且这个人神色比较慌张,行走时会时不时的回头看向守屋家的公寓楼。

警方对此曾绘制了很多犯人的画像,可事后才得知,很多号称自己目击过可疑人的目击者都存在说谎,他们之所以声称自己见过可疑人,实际上就是为了能够被媒体采访,过一下瘾而已。正因为如此,警方对凶手的追捕十分艰难。

1999年5月,为了回避媒体的采访,守屋靖男带着幸存的儿子前往夏威夷,至今也不敢告诉他妈妈被害的事情。而到了2003年3月17日,因为过了15年的刑事追诉期,此案被宣告到达诉讼时限,最终以未解决事件结束了。

标题:历史上有哪些迷案?|http://www.xw163.cn/47210.html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相关文章